<dd id="fknty"><center id="fknty"></center></dd>
<span id="fknty"></span>

  1. <dd id="fknty"><noscript id="fknty"></noscript></dd>
  2.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

    于鳳霞

    日前,習近平總書記在黑龍江考察期間首次提出“新質生產力”一詞,為我們在新發展階段打造經濟發展新引擎、增強發展新動能和構筑國家新優勢提供了重要指引。根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生產力是人類改造自然和征服自然的能力,是一個時代、一個國家發展水平的集中體現。在數字經濟發展成為大趨勢、我國全面建設中國式現代化的時代背景下,新質生產力具有新的內涵和特征。大力發展新質生產力是我國在新發展階段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選擇,需要針對當前我國生產力發展中的重點和難點問題綜合施策,找到適合中國特色的發展路徑。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位于浙江省湖州市虹星橋鎮工業集中區某企業,全自動機器人高速運轉,人工正在趕制銷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高端叉車產品。圖/中新社

    一、新質生產力是什么?

    作為人類在物質生產中形成的客觀力量,生產力是社會物質財富的來源,是社會發展中最活躍、最具革命性的因素。生產力變革帶來社會生產方式、資源獲取和配置方式、生產組織和管理方式等全方位的巨大改變,由此推動人類文明從一種形態走向另一種形態。
    新質生產力是相對于傳統生產力而言的,在人類社會發展的不同歷史階段,生產力發展所依賴的技術支撐和工具各不相同。新質生產力是以新技術深化應用為驅動,以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快速涌現為重要特征,進而構建起新型社會生產關系和社會制度體系的生產力。新質生產力的出現和發展壯大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動力。
    (一)生產力與社會發展的“技術-經濟”邏輯
    從石器刀耕到大機器生產再到機器替代人工,生產工具是生產力發展水平的重要體現??v觀人類社會發展史,生產力的躍升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技術創新則是推動生產力水平提升的關鍵因素。當關鍵性技術實現突破,必然引起生產力核心因素的變革,從而產生新質生產力。
    從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再到信息文明,每一次重大社會變革的背后都是一場影響深遠的技術革命。18世紀,瓦特制造出第一臺實用蒸汽機,開啟第一次工業革命;19世紀,法拉第、愛迪生、特斯拉等發明了發電機和電動機,第二次工業革命來臨,推動人類社會進入電氣化時代;20世紀40年代,諾伯特·維納、艾倫·圖靈、馮·諾依曼等奠定了控制論、計算機、人工智能的基礎,人類迎來第三次工業革命,到20世紀90年代,日益普及的互聯網使得世界成為“地球村”;21世紀以來,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開啟第四次工業革命。不斷迭代創新的技術與商業創新緊密地聯系和融合在一起,相互影響,從而引發產業創新,催生出一系列新興產業和新型基礎設施網絡,推動經濟規模持續擴大和社會生產力水平持續提高,成為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驅動力。
    經濟學家卡蘿塔·佩蕾絲(Carlota Perez)曾對推動社會發展的“技術-經濟范式”進行了系統闡述。在她看來,人類歷史上經歷了五次技術革命,每一次技術革命都會帶來新的技術、新的關鍵生產要素、新型基礎設施和新興產業的發展。技術革命驅動經濟發展的過程就是“技術-經濟”范式,每一次歷史發展的巨潮都可以被看作是新范式對舊范式的替代。在這個過程中,新范式要突破原有社會制度體系的阻礙和束縛,在對原有社會體系進行顛覆的同時吸收技術革命的新范式,人們也將逐漸摒棄舊范式并接受新的組織規則,新范式與新形成的社會制度框架重新耦合。技術革命除了要在短時間內實現創新集群的突破外,還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這些技術突破了它們最初發展的產業界限,傳播的范圍更廣闊;二是舊范式的潛力被耗盡。只有當信息革命的財富創造潛力接近極限時,新技術革命才更有可能發生。
    新質生產力的出現,不僅意味著生產力、社會經濟層面的變遷,還意味著生產關系、社會制度層面的深刻變革。馬克思曾通過對“蒸汽機”“珍妮走錠精紡機”“手推磨”“蒸汽磨”的描述來分析技術進步對生產力發展的推動作用,并闡釋了生產力革新引發社會關系變革的內在機理。也就是說,一方面,技術之所以能夠引發生產力變革,在于其對生產要素與勞動過程的改造,并構建起新的生產方式。另一方面,社會生產關系和社會制度也會反作用于生產力的發展,與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社會制度,可以成為技術創新應用和社會生產力水平快速提升的“加速器”;反之,則可能成為新技術應用和生產力發展的“桎梏”。技術創新與社會制度變革之間也會相互影響、相互作用,推動社會不斷向前發展。
    (二)新質生產力的內涵和主要特征
    筆者認為,數字經濟時代的新質生產力是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新技術為支撐,以科技創新為核心驅動力,以深化高技術應用為主要特征,具有廣泛的滲透性和融合性的生產力形態。新質生產力具有以下五個主要特征:
    第一,新質生產力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新技術為支撐。人類社會發展史表明,技術創新是生產力水平躍升的關鍵因素,是人類社會繁榮發展的不竭動力,創新性技術是新質生產力形成的內在動因。近年來,全球信息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持續深化,從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到大數據,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引擎,無一不是由新技術催生出新產業,進而再形成新的生產力。當前,全球科技創新進入密集活躍時期,新一代信息、生物、能源、材料等領域的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呈現出深度交叉融合、高度復雜和多點突破發展的態勢。同時,支撐社會發展的基礎設施也在新技術的作用下進一步擴充與延伸,形成數字化、智能化的新型基礎設施。
    第二,新質生產力以數據為關鍵生產要素。歷史上看,在技術驅動經濟和社會文明發展的過程中,生產要素的變遷發揮著重要的紐帶和推動作用。在“新技術誕生—關鍵生產要素變遷—基礎設施、產業、生產組織形式、商業模式、制度框架等適應性改變—社會經濟變革”的路徑下,科技革命與經濟變革之間存在著周期性的耦合。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互聯網經濟時代,數據是新的生產要素,是基礎性資源和戰略性資源,也是重要生產力。以數字形式存儲和流動的數據要素,因其獨有的低邊際成本、強滲透性和融合性等特點,可以推動生產工具和設備、生產方式、資源配置方式不斷優化升級,推動物質生產力創新。
    第三,新質生產力以科技創新為核心驅動力。新質生產力是科技創新發揮主導作用的生產力。習近平總書記在2023年全國兩會上指出,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我們要開辟發展新領域新賽道、塑造發展新動能新優勢,從根本上說,還是要依靠科技創新。在過去的工業化進程中,更多的是依靠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在新發展階段和新形勢下,以依靠資源大規模投入為特征的粗放式發展方式弊端更加凸顯,要統籌好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就必須從科技創新中尋找新方法、新路徑,以高水平科技自強自立為新質生產力發展提供強大支撐。
    第四,新質生產力以深化高新技術應用為主要特征。數字經濟時代,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成為新型通用技術,隨著通用技術應用模塊化的實現,其對社會生產和人們生活的影響更多體現在自身的“賦能效應”上。依托技術應用提升社會生產力水平和優化產業結構,一切利用數字化、智能化技術提升生產力水平的領域,都屬于新質生產力的應用范疇。一方面,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成為培育和發展新質生產力的主陣地,也是搶占未來競爭制高點和構建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新賽道。另一方面,還要通過形成新質生產力,運用新成果、新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為新興產業發展提供堅實基礎。
    第五,新質生產力的經濟社會影響具有廣泛性和革命性。作為數字經濟時代的新型生產要素,數據具有與土地、勞動力、資本等傳統生產要素完全不同的特性,如非稀缺性、參與主體多樣性、非均質性等。在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新材料等新一代技術與數據要素共同作用下,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傳統產業重塑變革持續推進,由此產生的影響不只體現在自然科學領域、經濟發展和生產力范疇,還對人類社會的勞動方式、生產組織方式、社會組織運行和社會制度體系等都將產生革命性影響。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北京朝陽區國貿夜景。圖/常昌盛攝

    二、為什么要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

    近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著日益復雜的國際國內環境,持續深入的新技術革命、產業變革與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形成歷史性交匯。面向前沿技術和產業發展領域進行前瞻性布局,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既是重要戰略機遇,也是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必然要求。
    (一)發展新質生產力是我國順應新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的必然選擇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發揮互聯網作為新基礎設施的作用,發揮數據、信息、知識作為新生產要素的作用”,這是在深入洞察數字技術發展特征和趨勢的基礎上,對“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技術創新驅動經濟發展等理論的重要拓展。20世紀中后期以來,現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化進程的融合日益加深,并孕育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信息化與工業化融合呈現加速態勢,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和全球產業布局調整步伐加快。時至今日,數字技術的應用場景得到不斷拓展和深化,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數字經濟全面發展,成為人類社會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的新型經濟形態。
    從技術經濟的視角看,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呈現以下特點:一是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綠色低碳等技術深度交叉融合,技術創新呈現多點突破和群發性突破的態勢,并不斷開辟出新的巨大增長空間;二是技術應用創新迭代加速,在諸多產業領域的應用趨于成熟,催生了一批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并快速滲透至制造、能源等傳統產業領域,數字技術和智能技術的突破性應用驅動社會生產力水平全面躍升;三是數據成為與土地、勞動力、資本相并列的重要生產要素,成為一個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資源,已經并將繼續重構人類社會的生產生活方式和社會治理結構,社會制度體系將出現深刻調整;四是科技革命與產業聯系更加緊密,產業數字化、智能化和綠色化發展趨勢已經形成,并加快重構現代產業體系。
    (二)發展新質生產力是我國構筑新競爭優勢和贏得發展主動權的戰略選擇
    放眼全球,世界正在經歷劇變。一是經濟全球化出現逆流。世界經濟發展較為低迷,預計2021—2035 年,全球經濟增長平均速度為3%左右。發達經濟體的增長速度將可能進一步放緩,整體增速大約為2%,低于過去50多年的平均增長速度。國際貿易和投資萎縮,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興起,一些發達國家采用加征關稅、建立區域聯盟、出口管制等手段,對新興市場和國家實施打壓和密集封堵,以維護其在國際生產體系中的主導地位。全球產業體系和產業鏈供應鏈體系加速重構,呈現出多元化、區域化、綠色化、數字化加速發展態勢。二是全球范圍內圍繞科技制高點的爭奪戰日趨激烈。數字經濟成為大勢所趨,技術、數據、知識、人力資本等新型生產要素作用凸顯,土地、勞動力等傳統生產要素的地位相對下降,高新技術與產業已經成為國家之間競爭和博弈的焦點,國家之間圍繞關鍵技術、數據和產業的競爭更加激烈。主要國家紛紛出臺更加積極的科技和產業政策,大力發展新技術新產業,力爭在新一輪競爭中撥得頭籌。美國視中國為最大的戰略競爭對手,實施“小院高墻”戰略,推出《芯片和科學法案》,組建芯片“四方聯盟”,采取更嚴密更大力度的封鎖措施。為此,加快聚集各方力量進行科技攻關和突破,持續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是我國保持科技自強自立、有效應對各種打壓和挑戰的必由之路。三是國際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并呈現“東升西降”“新升老降”的趨勢。新一輪產業轉移加速重塑世界經濟版圖,傳統國際分工體系發生根本性變化,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力量群體性崛起,以中國等為代表的新興市場經濟體日益成為研發和高端制造領域的重要參與者。預計到2035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經濟總規模將超過發達經濟體,在全球經濟和投資中的比重接近60%。
    (三)發展新質生產力是對中國式現代化建設要求的實踐回應
    當前,我國已邁入全面建設中國式現代化新征程,如何走出一條順應大趨勢、適合我國國情的現代化道路,需要綜合考慮我國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發展目標、已有基礎和自身資源稟賦條件等多種因素。當前我國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但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深刻變化,體現為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越來越難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后,經濟發展水平、人民收入水平和物質生活條件都顯著提升,“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體現在物質生活、精神生活、生態環境、文化體驗等多個方面,因而對國家的經濟發展、社會公共服務、環境質量、法治建設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中國式現代化必須以高度發展的社會生產力和堅實的物質基礎為支撐,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當務之急。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大幅提升,已經建成了門類齊全、獨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高質量發展擁有了良好的基礎。但長期以來以低成本勞動力、外部市場和資源為主要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面臨越來越大挑戰,自主創新乏力導致一些關鍵領域出現“卡脖子”危機,疊加經濟全球化出現逆流、全球產業鏈出現調整等復雜的國際環境,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培育壯大發展新動能、切實提升自主創新能力顯得尤為迫切。因此,充分發揮數據作為關鍵要素的驅動作用,堅持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雙輪驅動”,聚力打造經濟發展新引擎,是新發展階段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重要任務。這就要推動數字技術在實體經濟領域的深入和廣泛應用,利用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技術對傳統產業進行升級改造,全面提高經濟發展效率和質量。

    【專家觀點】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是什么、為什么、做什么??20240109?

    在福建省 福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一家機械設備制造企業,工人在生產線上趕制訂單。圖/中新社

    三、如何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

    在全面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時代背景下,“新質生產力”的提出,意味著要以科技創新推動產業創新,以高新技術賦能傳統產業升級并實現產業體系現代化,以全面深化改革進一步釋放新技術發展潛能,從而贏得未來發展主動權和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
    (一)舉全國之力在關鍵技術領域實現突破
    先進科技是新質生產力生成的內在動力,沒有技術的關鍵性顛覆性突破,就不會有新質生產力出現??萍紕撔戮哂性隽科骱头糯笃髯饔?,可以為新質生產力的形成和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從三個方面把握核心技術:一是基礎技術、通用技術; 二是非對稱技術、“殺手锏”技術; 三是前沿技術、顛覆性技術。 發展新質生產力必須以科技創新為主導,努力在關鍵性顛覆性技術領域實現原創性引領性突破。一是要加大基礎研究領域投入,持續加強基礎研究攻關和前沿技術研發,全面提升包括基礎零部件(元器件)、基礎材料、基礎軟件、高端芯片、工業軟件等在內的產業能力,大力提升底層技術、關鍵核心技術自主供給能力和原始創新能力。二是加快建立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優化科技資源配合,舉全國之力構建由國家實驗室、高水平科研院所、高校和創新型領軍企業共同參與的科技創新體系,形成強大的創新合力,充分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新型舉國體制優勢、超大規模市場優勢,提高數字技術基礎研發能力,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三是要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對產業發展的驅動作用,在增強自身產業在各產業鏈上的供給和配套能力的同時,加大創新力度,推動產業不斷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邁進,從而形成產業鏈與創新鏈互促互動、良性發展的態勢。
    (二)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
    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代表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方向,是我國推進產業創新升級、培育形成新質生產力的關鍵領域和增量所在。主導產業、支柱產業、戰略新興產業、未來產業等不同產業持續迭代演化,為經濟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不斷提升產業體系的整體質量和現代化水平。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一是要密切關注前沿技術發展動態。要以前瞻性技術創新、應用、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用硬科技賦能現代產業體系,為新質生產力的持續發展蓄力。二是要聚焦通用人工智能、元宇宙、人形機器人、腦機接口等重點方向,培育一批優勢企業和相關研究機構,加速推進新技術新產品落地應用。三是要堅持企業主體的創新地位,加快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技術創新,謀劃和布局一大批高技術產業落地,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打造原始創新和產業創新高地,培育和發展新興產業集群,以新興產業發展引領新質生產力形成。四是要持續優化創新生態,通過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激發各類社會主體的創新活力,有效整合創新資源,大力引育“專精特新”企業。
    (三)全面深化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
    實體經濟是我國發展的本錢,是構筑未來發展戰略優勢的重要支撐。從熊彼特內生增長理論的視角看,數字技術對實體經濟轉型發展有著深刻影響,數字技術在生產部門的深度應用和集成整合,有利于產業結構優化調整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數字技術與金融部門的深度融合能促進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加快經濟增長動能轉換。全面深化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一是要在實體經濟的核心和主體部分深化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高端裝備、綠色環保技術等應用,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大力推進工業互聯網建設,利用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拓展生產和制造邊界,全面提升資源配置效率、行業創新水平和競爭能力。二是暢通科技創新與產業創新循環,提升科技成果轉化水平。要深入推進“科創+產業”融合,推動傳統產業和各類新興產業不斷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邁進。探索構建“產業創新+企業創新”平臺體系,為科技型初創企業提供覆蓋全生命周期的創新創業服務,助力企業科技成果轉化。三是要提升產業鏈韌性和安全水平。尤其是針對一些具有國際競爭力但其產業鏈不完整的領域,采取有效措施補鏈強鏈,以規模和潛力巨大的國內市場為基礎,構建多元化的產業鏈形態,增強對產業鏈的控制力。
    (四)大力培養創新型復合型數字化人才
    從生產力的角度看,如果說生產工具是一種“自然力”的話,勞動生產力則是一種“工具力”。數字化轉型的深入推進,要求與自然生產力(即數字化勞動工具)相匹配的勞動生產力,因而新質生產力發展對復合型技術人才的規模和質量提出了新需求。大力培養創新型復合型數字化人才,一是要聚焦發展需要,大力引育高技術領域優秀人才,通過深化人才制度和體制機制改革,完善人才激勵政策,健全人才培養、引進、使用和評價制度。尤其是針對前沿技術領域的稀缺人才,探索建立差異化、長周期、多元化的專業人才評價體系,圍繞“引進、用好、留住”的目標,完善高層次、稀缺性人才服務工作。二是要深化高校、職業院校和企業之間的合作,通過校企合作設立的研發基地和實習基地等平臺,加強產學研融通合作,打通科研創新、科技成果轉化、產業創新的“接口”。三是要利用技術對傳統人才培養體系進行數據化、信息化、智能化、數字化的轉型升級。構建以職業院校為基礎,學校教育與企業培訓緊密聯系,政府推動與社會支持相互結合的數字技能人才培養體系。深化校企合作,通過提供數字化場景案例和解決方案等方式增加學生實際經驗培訓。
    (五)以全面深化改革創新為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保駕護航
    “新質生產力”的提出,一方面提出了新的發展命題和生產力躍遷的新目標;另一方面,也對新發展形勢下社會制度創新、適應業態發展的體制機制創新提出了新要求,因而也提出了深化改革的新命題。新質生產力技術含量高、顛覆性強、涉及領域新,必須將制度創新與技術創新、應用創新同步推進,通過調整生產關系激發新質生產力發展活力。深化圍繞創新驅動的體制機制改革,一是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如在基礎研究領域,與未來產業相關的前沿和重大技術創新面臨著較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政府在動員、組織和協調全社會力量方面有著顯著優勢;而在科技成果落地轉化方面,市場機制能夠更加敏銳地發現潛在的機會和場景,因而可以產生較大激勵作用,吸引各類經營主體積極進行創新探索、競爭與合作。二是采取有效措施優化民營企業發展環境,通過深化重點領域、關鍵環節改革,破除妨礙民營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制度壁壘,大力支持有條件的企業加大研發投入,鼓勵政企深入合作搭建研究平臺和載體,支持民營領軍企業組建創新聯盟和創新聯合體,營造公平競爭、容錯寬松、充滿活力的創新環境。三是持續深化知識產權保護、公平競爭、市場準入、社會信用等市場經濟基礎制度方面的改革,深化數據要素市場化改革,以制度層面的持續創新為加快形成新質生產力保駕護航。
    參考文獻:
    [1] 卡蘿塔·佩蕾絲 .技術革命與金融資本:泡沫與黃金時代的動力學[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10).
    [2] Freeman C., Perez C. Structural Crises of Adjustment, Business Cycles and Investment Behavior. in: Dosi G., et al. (Eds). Technical Change and Economic Theory [C]. London Francis Printer, 1988: 38-66. 
    [3] 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習近平關于網絡強國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21:136。
    [4] 夏杰長,劉誠.邁向 2035 年:世界經濟格局變化和中國經濟展望[J].全球化,2022(1):58-69.
    [5] 王一鳴.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式現代化的探索歷程、中國特色和目標任務[J].中國領導科學.2023(1):5-10.
    [6]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百年大變局:國際經濟格局新變化[M].北京:中國發展出版社,2018.
    [7] 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6年4月19日)[N].人民日報,2016- 04-26.
    [8] 習近平.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J].求是,2022(2).
    [9] 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習近平關于網絡強國論述摘編[M].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2021:108.
    [10] 習近平.堅定信心埋頭苦干奮勇爭先 譜寫新時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絢麗篇章[N].人民日報,2019-09-19(01).
    [11]田秀娟,李睿. 數字技術賦能實體經濟轉型發展——基于熊彼特內生增長理論的分析框架[J]. 管理世界,2022,38(5):56-74.
    [12]弗里德里?!だ钏固兀谓洕鷮W的國民體系[M].北京: 商務印書館,2017:216.
    (作者系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處長) 

    本文來自,本文觀點不代表光動百科|PVMeng.com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原文鏈接https://nefi.develpress.com/?p=16532 。

    (0)
    GoodLinkGoodLink百科編輯
    上一篇 2024年1月9日
    下一篇 2024年1月9日

    關聯閱讀

    亚洲国产精品y33333,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网站,国产av无遮挡喷水,国产黄色视频主播